• 2010-06-28

    [APH][WC]亚瑟王之死 - [[APH][英中心系列]My Dear English Bo]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valonapocalypse-logs/67331605.html

    谨献英格兰镇魂,一路走好。

     

    红衣的传说在今天终于已经彻底被证实只是一个巧合。

    亚瑟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而再没有一个摩根能将他送回阿瓦隆得到永恒的安宁,与之相反,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滚回伦敦,面对媒体的狂轰滥炸。

    41。和德国人小组赛头一场的屠戮相比,他们只是多了一记头球的可怜虫,被日耳曼战车生生碾过成了一流联赛二流国队的注脚。

     

    仔细想来,弗兰克那记精妙之极的反弹竟是悲剧的伊始。德国人此刻一反诚实的本性,变得异常精明起来,拾起球立刻丢了回去,对刚才那球漂亮地打入门框边线内的一幕只字未提。

    这次穿绿衣的是他们的门将,被绿的是自己。

     

    全线压境,只为扳平,却为对方大开了后方。德国人再次进球。

    全队都慌了。那些小伙子说是足球场上的老狐狸,而实际上不过是些年方而立的青年而已。他们是人,不是神,他无法叫他们在不公平的判定后还能不动如山对一切无动于衷。

    德国人连灌二球,生生砍断了他的希望之路。

     

    韦恩终于觉醒,可惜为时已晚。

    骑士们早已到齐,坐满圆桌。而自大卫走后,再无梅林。

     

    球场内已空无一人。亚瑟坐在球门内,上身赤裸蜷缩成一团,紧紧抱着自己,右手攥着刚才和路德维希互换的白色球衣。

    四年前他们还有眼泪,如今他们再无眼泪的理由。亚瑟明白,把自家球门变成了自家的天国之门的不是别人,但今天,这一刻,他还是流下了泪水。

    他并不伤心,他只是不忍再目睹这一切——四年前的队长对裁判最后含恨一瞥,四年后的队长木然离开面无表情。

    英雄不怕悲壮地死去,而怕心有遗恨地老去。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全部青春都献给了这小小绿茵场,他可以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下一个英雄,而叫他们如何再等?

     

    而这一切的答案——是否还是那个他最不愿接受的那个——他在又一个曾为人先的领域无助地老去,当别人无畏地年少?

     

    指尖抚过上门框,他抬起头,看了这个球场最后一眼。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