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2

    [WoG][AP]Chapter 1:因费尔诺的阴谋 - [创世纪战Ⅲ第一部:默示录(连载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valonapocalypse-logs/60382337.html

     

    英雄历1281年,20

     

    本该在此刻被霞光妆饰得美丽的天空现在却阴霾密布。街上虽然人烟稀少,剩下这为数不多的的几个人却很难看清到二十步之外的地方——一半因为光线昏暗,一半因为不断下落的雨滴把人们的视线弄得支离破碎。看上去几乎被浸透了的青砖地面上积了约有半寸的水,密密麻麻的雨脚却仍然毫不留情地把它弄成张似乎刚天花痊愈的大麻脸。

    虽说正值南部沿海的多水季节,但如此疾风骤雨,也难免让人怀疑是否气候异常。比如,种植园主们或者权力层的老爷们就会担忧这会不会让本来就干热的夏季干脆滴水不降。

    但凡头脑清楚的讲究人,绝不会在这种天气穿一双上好的皮靴出门,那简直是糟践东西。但一位出门为男主人打酒的年轻女佣还是惊奇地在被雨伞遮住一半的视野中发现了一个这样做的疯子——那是一双几乎包裹住整个小腿的黑色制式半高跟长皮靴,被雨水打上了高光显得比平时更加扎眼,比靴子本身更吸引人的是缀在侧面及膝的靴口处那枚银晃晃的皇室徽章。

    她视线向上移了移,看到一对黑色的燕尾在风中飘动(尾尖上由于溅上了水,颜色变得更深),一双被不透明的白色带光泽布料紧裹的修长健美的腿以很少在女性身上出现的坚定有力的方式向前迈动着。黑色的伞遮住了她半边上身,但仅凭这下半身就足以看出她身材一定十分修长了。

    但,帝国军的女长官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条偏僻的酒吧街,是做什么呢?姑娘不禁疑惑起来。

    她们就在这种微妙的情况下同行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姑娘最终看见这位女长官推门进了一家十分古旧的酒吧,随即了然——她从来不去这里打酒,因为这家酒吧是帝国军的年轻军官们喜爱的休闲场所之一,几十年来形成了一种非在籍军人不入的不成文规定。

     

    “这么湿冷的天气,真让人不喜欢。”

    安妮·密伦娜收起伞,很自然地把它顺手递给了迎上来的侍者,看上去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了。她大约三十岁,一头黑色短发,有一种别样的英姿飒爽的美丽。

    “我也不,上校。”侍者恭敬地鞠了一躬,得体地退到一旁。

    安妮黑色的眼珠迅速一扫,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密伦娜上校!真高兴看到您。还是照常吗?”站柜台里的侍者立刻迎上热情的笑容,拿起了一个圆胖的高脚杯。

    “不了,尼克,请给我一杯红茶,要新鲜的柠檬。”安妮瞥了一眼一个离吧台不远的位置,补充了一句,“我会坐在美第奇少尉的旁边。”

     

    安妮随即坐到了克里斯汀安·德·美第奇身边的位置上。但这位年轻人显然没有察觉,而是面色凝重地盯着自己杯中还剩下大半的酒。

    “还是如此忧郁吗,克里斯汀安少尉?”

    克里斯汀安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他非常年轻——事实上他刚刚成为一个合法的成年人——还没有学会掩饰自己过分外露的表情,尽管是一个军人。他发现他的女长官关切地看着自己,目光和她的声音一样深沉。

    “是啊,女士。”他深蓝色的眼珠中有着真切的悲哀,“她——上周二刚过完十九岁生日啊。”

    “我很遗憾,一个非常惨重的损失。”安妮严肃地说,“但我所认识的克里斯汀安不会只沉浸在失去同事的痛苦的,而是应该去完成她未完成的任务,您说是吗?”

    克里斯汀安抬起头,眼神锐利地看着女长官,他那头美第奇家特有的深紫褐色头发在人群中显得分外显眼。

    “您以为我还,不,仅仅是沉浸在失去我的战友席琳的悲痛中吗?”

    安妮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他开口。年轻的少尉目光坚定地看着他的女长官。

    “她的血不能白流,等着瞧,我一定要让这件事水落石出。”

    安妮的嘴边露出了一丝赞许的深奥笑意。是的……她早该知道他会这么做。她现在要做的,是以她的经验给出最有效的建议,没错。

    “武器流动规模虽然未免大了些,但只要有合法许可,我们便不能轻易动手。”她理智地点出了症结所在,话锋突然一转,“但如果被证明合法性有问题的话……”

    她突然不再说下去,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克里斯汀安。克里斯汀安的嘴角一瞬间欣喜地挑高了。

    “上校,”他咧开嘴,“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有高度敏感的嗅觉不是坏事,但是谨慎为上。”

    克里斯汀安突然改变了话题,感兴趣地问道:“您也会跟着皇帝陛下往北方去吗?”

    “我想不会。有令兄埃巴帝尼在,有谁能危害到陛下?”安妮呷了一口红茶,若有所思地说,“哎——这茶真不怎么样,我真情愿我那位特别会泡茶的朋友还活着,虽然他是潘德雷肯人,而且已经去世十年了。”

     

     

    上午11点,凯西尔帝国首都罗安,黎塞留的办公室。

     

    “行不通。”

    黎塞留冷酷地看着克里斯汀安,似乎他刚才不过是讲了个有趣的故事而他完全有理由无动于衷。

    “怎么可能!”克里斯汀安对首相的反应既不解又焦急,“我的意思是我们帝国军的武器,都是大规模地从萨伊勒斯输出。再加上好像把武器转手给古斯了。”

    但黎塞留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您也知道萨伊勒斯是中心地带的贸易港。在那里,更何况又没有确凿证据,我们是无法派遣帝国军的。”

    克里斯汀安强压下怒火,尽量保持礼貌地问道:“您在说什么,不是有我们的情报员提供的消息为证吗?”

    “那情报员死在您面前了对吧。” 首相的眼里透出一种毫不掩饰的怀疑。

    克里斯汀安喉间挤出一声懊恼和心焦混杂的急促音。

    那张字条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为什么眼前的人竟然这样质疑他的话?难道一个人的话会随着她的死亡变成谎言?他甚至气愤地想——还有比这个更恶毒的对死者的污蔑吗?

    “恰巧当时只有您在场,没有其他目击者。”黎塞留冷漠地补充道,“而且她留下来的所谓便条纸,只写了Cy.IH.217这几个没头没脑的字而已。”

    克里斯汀安用鼻子呼出一口气,耐心些,他对自己说,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军人。然后开口解释:“我不是向您报告过了,那几个字的意思是萨伊勒斯资讯处第217号。只要去搜查那个地方,一定能找到关键证据。”

    黎塞留仍然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克里斯汀安,毫不相让地丢出两个比刀子还尖锐的问题。

    “如果没有呢?如果您的猜测或那个情报员的情报是错误的,而让我们白跑一趟的话呢?”

    “不可能。”克里斯汀安几乎是本能地脱口而出。

    黎塞留步步紧逼:“怎么不可能?假如就此出兵,帝国军一旦正式出动不就成了帝国的事务了吗?”

    “成为帝国的问题又如何,现在早不是挑起萨伊勒斯侵略的银箭与黑甲的对峙时代了。”克里斯汀安半嘲讽地提醒首相似乎实在是谨慎过头了。

    “潘德雷肯是和我们友好。但现在实行亲凯西尔政策的克劳杰比兹已经下台,由一位叫做勃蒙特大公的人物执掌政权。我们无从得知他是否会延续先王的政策。”

    有一瞬间克里斯汀安也发觉了黎塞留的确当得起深谋远虑的赞誉——就像现在,他冷酷之极然而也非常理智地点出了问题的最大隐患所在,这是天生的本领。然而少尉比首相想象得要顽固很多,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他非常不理解而且不赞同。

    “光凭这样的猜测,您就要放弃这个机会吗?可以一举扫荡武器走私者的大好机会?”

    “您说的机会也只是您自己的猜测而已,克里斯汀安。”黎塞留的一句话为克里斯汀安的课争辩画下了有力的休止符。

    “但是……!”

    他还没有来得及做最后的申辩,就被打断了。首相的语气比起刚才和缓了不少。

     “我会记得您的一片忠贞的,但是这次不要意气用事,忍着点。”

    少尉不甘地皱眉,但是他知道这已经没用了。首相要结束谈话的用意已经非常明显。他权衡了片刻——发现结束争辩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了,那么克里斯汀安少尉告退了。”

    “您说您了解就好了。我再说一次,没有具体的证据不准轻举妄动。”他不失含蓄地告诫道。

     “……遵命。”

    克里斯汀安向黎塞留敬了一礼,退出了房间。

     

    黎塞留松了口气,平静的面孔上慢慢涌上一丝深奥的微妙神情。

     

    是那个人吗……

     

    克里斯汀安踏下首相官邸的最后一级阶梯,脸上浮现一个自嘲的冷笑。

    “我早就料到他不会答应……看来我得亲自去萨伊勒斯找证据了,大不了被关禁闭。走着瞧,那个狡猾的人大概就希望我这么做。”

    随即他低声然而斩钉截铁地对自己下令道:“好,我这就出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