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续更新

    10.10.11 帕特里夏·缪根(北爱)

  • “说起我的历史,我不得不从很早的时候开始讲起。我必须回到很多代以前,假如可能的话,必须回到我童年最初的年代和超越那个年代,回到遥远的出身。”

    他引用这段黑塞的话作为他讲述的开端之时,我的脑海里涌上一种带着恼火的钦佩。他张口后简直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德国鬼子,如果他是金发的话,那么根本连外貌伪装都不需要。

    想到这里我心底突然一紧——他身上那些怪异的、怎么也无法在一位普通空军战士身上解释通的东西似乎一下变得合乎所以,与此同时,有什么东西在我脑海里渐渐成型却让我捉摸不定。

  • “吗/啡。”

    弗朗西斯镇定地伸出一只手。刚回过神来的贝露赶忙从英国病人床头柜上积满灰尘和小碎石的托盘里刨出一支吗/啡注射液,尽力在围裙上抹得干净些。万幸注射器和酒精棉都放在托盘上一个盖着盖子的钢匣里,军医还不至于因为事到临头连一支合适的注射器都没有而抓狂。

    而英国病人却用一种极度恐惧的眼光看看军医的蓝眼睛,又看看那针头,就好像这一针下去就会要了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