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随哈里发南迁半年之后,沙弗利亚勒发觉自己已经不再适应北部恶劣的干热气候。

    南方的水土果真会把人惯坏吗?他颇有些对自己恨铁不成钢地想着。

    五天四夜不分昼夜的急行军。马蹄下由湿润的泥土和树根慢慢过渡到半人高的草丛再到如今直到一望无际的黄沙,头上的日头从出了雨林带开始便日益毒辣。这些无疑证明他们已经穿越了大半的国土快要到达目的地——北方的某个秘密要塞。

    然而最难熬的也是这最后一段几乎横穿这半个北国沙漠的...